晚上和虫去田径场跑步,在路上,虫问我: “强,要不要学我的骚操作?” “不学。” 我想着跑步还能有什么骚操作啊。